三个穷光蛋救活了濒死的Airbnb

2017-02-25

腾讯科技   腾讯科技

gongsi-airbnb.jpg

       Airbnb是全球最大的旅行房屋租赁平台,目前拥有300多万套房源,服务范围遍及全球191个国家的65000多座城市,估值300亿美元。

       但殊不知,在2008年成立之初,因为三位创始人穷困潦倒,Airbnb几近倒闭,腾讯科技综合外媒报道,尽力还原该公司这段心酸的历史。

       2008年,莱恩o切斯基(Brian Chesky)和乔o杰比亚(Joe Gebbia)花光了所有积蓄,还背上了负债,但Airbnb还是没有流量。与此同时,纳森o布莱卡斯亚克(Nathan Blecharczyk)跟着现在的妻子去了波士顿。

       这三位联合创始人几乎无无路可走。

奇怪的麦片生意

       痛定思痛之后,切斯基和杰比亚又重新萌生了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DNC)召开前曾经有过的一个想法:

       为Airbnb房东免费发货盒装麦片(重新设计了包装,分别印有奥巴马和麦凯恩头像),然后再由房东提供给租客。但此时,切斯基和杰比亚两人分别身负2万美元的信用卡欠款。因此,布莱卡斯亚克认为该想法太疯狂,不想参与其中,同时也希望他们不要这样做。接下来,就发生了下面的事情。

       于是,切斯基和杰比亚又回到了他们熟悉的运作模式:创新。

       他们找到了伯克利罗德岛设计学院(RISD)的校友,该校友拥有一个印刷车间。但是,该校友不想为他们生产几十万个包装盒。但如果能获得销售分成,他原意免费生产500个。规模变小会影响切斯基和杰比亚畅想的经济模式,但他们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把这些包装盒设计成“限量版”。他们把这些包装盒进行编号,然后将其称为“收藏版”,并以每个40美元的价格出售。

       接下来,切斯基和杰比亚就走进了旧金山的超级市场,寻找最便宜的麦片。他们把购物车装得满满一车接着一车,直至买到了1000盒1美元的麦片。然后装到杰比亚的红色吉普切诺基中,拉回家。

       走进厨房,那里有1000个新印刷的包装盒和热熔胶枪等着他们。他们首先要把这些包装盒折叠成盒子状(之前是展开的平面纸板),然后再用胶水粘连。

       切斯基后来在接受采访时称:“当时的情景就像是在我的餐桌上进行一次大型的手工制作。”他的手被烧伤了,他在想:扎克伯克在建立Facebook时,好像没用过热熔胶枪,也没伤过手。这也许不是个好迹象。

       为了提高知名度,切斯基和杰比亚将一些包装盒派发或邮寄给记者,结果引起了CNN和《纽约时报》等多家权威媒体的报道。三天之内,“奥巴马”款麦片销售一空。后来,有家人在eBay和Craigslist上的转售价格最高达到了350元每盒。

       这两位创始人还清了债务,但是,他们的网站(与麦片毫无瓜葛)还是没有流量。此时,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提高流量,这是一个十分艰难的时期。

       Airbnb网站业务的收入不到5000美元,通过销售麦片进账2万美元至3万美元。对于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怀疑麦片计划的布莱卡斯亚克认都看在眼里。虽然身在波士顿,他又重新担当起顾问角色,并积极参与Airbnb运作。

       事实上,切斯基和杰比亚又回到了起点。他们挤在公寓里,身无分文。在过去的一年,切斯基瘦了快20斤。缺钱少粮,未来数月他们只能依靠卖剩下的“麦凯恩”麦片糊口了。

打不死的“小强”

       2008年11月的一个晚上,切斯基和杰比亚与视频网站Justin.tv时任CEO迈克尔o塞贝尔(Michael Seibel)共进晚餐。当时,塞贝尔也是Airbnb唯一的顾问。当晚,塞贝尔建议Airbnb申请加入Y Combinator孵化器。

       切斯基对该建议感到有点气愤,因为Y Combinator主要面向那些还没有正式宣布成立的公司,因此他表示抗议。Airbnb已经正式成立了,并且也有了客户。但塞贝尔却点出了大家都承认的一个事实:“看看你们,都快饿死了。快去找Y Combinator吧。”

       当时,申请Y Combinator的最终期限已过。但塞贝尔迅速联系Y Combinator创始人保罗o格雷厄姆(Paul Graham),格雷厄姆表示,如果能在午夜前提交申请,他们会考虑Airbnb。于是,切斯基和杰比亚紧急致电身在波士顿的布莱卡斯亚克,凌晨1点将其叫醒,询问是否可以把他的名字列在申请表上。处于半睡半醒状态的布莱卡斯亚克同意了,但他后来表示,自己都记不清当时的情况了。

       他们按时提交了申请,并获得了面试机会,这也让布莱卡斯亚克重新回到了旧金山。Y Combinator的申请程序是相当残酷的,只有10分钟的时间,要回答格雷厄姆及其合作伙伴的连珠炮似的问题,不允许使用幻灯片。经过几个小时的准备和模拟采访,三位创始人准备出门赴约。出门时,杰比亚往自己的包里装了几盒麦片,但被布莱卡斯亚克制止了。

       面试过程并不顺利。在阐述完Airbnb的创业理念后,格雷厄姆的第一个问题是:“人们真的会这样做吗?为什么?他们脑子有问题吗?”当准备离开面试现场时,杰比亚拿出了麦片包装盒,递给了格雷厄姆。他之前没有听从莱卡斯亚克的劝阻,偷偷地拿了两盒。格雷厄姆尴尬地表示感谢,以为是他们送给自己的古怪礼物。

       但三位创始人表示,这是他们制作并销售的麦片包装盒。接下来,他们把奥马巴和麦凯恩麦片的故事讲给了格雷厄姆。格雷厄姆沉思片刻称:“哦,你们三位有点像蟑螂,你们死不了。”

格雷厄姆告诉他们,如果原意加入Y Combinator,他们会很快接到电话。但规则也很严格:如果他们获得加入Y Combinator的机会,在接到电话后,必须当时做决定。否则,这一机会就会留给其他申请人。

       三位创始人乘坐杰比亚的吉普车返回旧金山(Y Combinator总部在山景城),突然,切斯基看到格雷厄姆的号码出现在自己的手机屏幕上,他迅速接起电话。杰比亚和布莱卡斯亚克都在竖着耳朵倾听,但格雷厄姆只说道:“我想……”,电话就掉线了。

       原来,他们正行驶在硅谷和旧金山之间的280号州际公路上,是众所周知的无信号区域。

       切斯基回忆说,当时他们急得快要发疯了,在车流中摇晃着手机,希望能找到信号。切斯基十分沮丧,他当时说:“天哪,我毁了一个机会。”

       直至回到旧金山后,他们再次接到了格雷厄姆的电话,同意他们加入Y Combinator的申请。切斯基当时还假装地说,要和其他两位创始人商量一下。毋庸置疑,三位创始人一致同意。

       格雷厄姆后来告诉切斯基,就是麦片盒帮助了他们。格雷厄姆说:“如果能说服人们用40美元购买一个价值4美元的麦片包装盒,你可能会说服人们睡在他人的床上。”

       加入Y Combinator后,三位创始人获得了2万美元的种子融资,而Y Combinator获得了Airbnb 6%的股份。



       

       不管是曾经的新餐饮代表品牌,还是连锁餐饮品牌们在新餐饮领域的布局都已经发展到了新的阶段,如何破局?究竟谁才是下一代新餐饮的代表?2019年6月13日,2019年,全球新经济年会破局新餐饮峰会将从连锁化、资本化、供应链、年轻化、全渠道、外卖新零售、大数据会员营销等方面,与餐饮上下游企业、餐饮创新品牌、新物种企业及诸多行业领袖、从业人士和行业关注者一同探讨新餐饮的未来趋势及新餐饮的代表实践方案。